1. 首页
  2. 杂谈问道
  3. 鉴往知来
  4. 内容

史记 长津湖之战

日期:2021-11-10 人气:157

庚寅岁,半岛战兴。

冬,我师渡江,龙鹰交兵,鹰不利,稍却,整兵复北进,分东西翼,逼江界。

有史弥思者,德州人也,花旗军骁将,领龙骑军,克吕宋,拔冲绳,力战有功。

战兴,史弥思率龙骑军从之,行东路,沿长津湖。

长津湖者,半岛大湖泽也,源草鞋岭,北注鸭江。

军行山野,白雪茫茫,密林无人,唯闻风声。

史弥思策马登高,忽问左右曰:“林中有人乎?”

左右曰:“林中寂寥,白雪满野,侧耳倾听,不闻人声”。

史弥思有忧色,谓左右曰:“或有奇兵在岩壑间”。

左右笑曰:“将军多虑,岂不闻麦帅曰,彼中华之兵,不过区区两万,意欲夺江上水利器用而已,夺之则返。不日凯旋,奄有半岛,则返乡里,把酒圣诞”。

史弥思曰:“麦帅睿敏,然今日昏昏,可谨斥候,固营垒,修机场,以吾所料,当于碣隅里筑机场”。

左右皆笑:“彼中华军威百年不振,奈我何?”

然史弥思固请之于麦帅,乃筑机场于碣隅里。

是夜,史弥思坐帐中,无寐。

彼时奇寒,盔甲皆冰。

夜半,忽山摇林惴,战角声起,穿云裂石,兵戈霍霍,闻雪阵之崩。

俄而,有中华兵自密林起,皆白袍单衣,薄履无冠,踏深雪,投爆筒,疾如风,迅如雷,不可挡。

龙骑军及友部猝然无备,乱走多死,其时军列长百里,前后不得顾,散于柳谭里、新兴里、古土里、下碣隅里。

雪中伏兵,乃九兵团也。

初,既兵交半岛,我稍利,然湘潭曰:“东翼江界,所谓街亭也,若花旗军得之,则我东翼有虞,谁可堪任”。

大将军曰:“九兵团可,尝灭七十四师”。

九兵团校尉,宋将军也。

彼时驻东南,暖湿之地,故无厚衣之备,事又急,并日而行,路途之人见之,曰:“壮士北征,岂无御寒”,纷纷解衣投车。

欲渡江,有将军见之,又与寒衣,然寥寥。

渡江,寒入骨,敌机盘旋,补给难续,怀中无米,唯有土豆,其硬如铁,挟腋下,以体气暖之一二,凿而食。

既藏深林,白袍乱雪,忍寒以待。

战猝起,虽矢石之密,火药之烈,我之与敌,逊之十倍,然皆犯奇寒,奋死力,冲突林间,呼号厮杀,花旗军一时不能御。

鹰国有军中左史,见一卒仓皇,以刀凿冰豆罐,问曰:“天若有情,则君欲天赐何物?”答曰:“但得赐明日即可”。

是日,公历11月27日。

龙骑兵初败,史弥思乃敛众,深掘壑,固筑垒,唯以坦克、重炮自守。

然我师攻之急,漫山而来,龙骑兵大惊,曰:“敌不惧死,奈何”。

史弥思曰:“若固守,则死无日也”,遂令曰:“于北则曰退,于南则曰进,今日非退,乃南进也”。

龙骑兵遂南,欲夺地开路,攻湖侧土丘,曰小高岭。

岭上有小尉,曰杨根思也,力战,麾下多死,根思谓左右曰:“尔辈今日可去,吾死国事可也”,遂持火药,入敌阵,与敌皆死。

花旗军举步皆艰,自朝至暮,行不过千步,乃以照明大弹升空,烛夜如昼,欲使我不得近,又于矢石炮火际,抢修机场,递次而退。

 有水门桥者,龙骑退师必由之径也,我师毁之再,花旗军复修之;我师遂拔桥基,然白雕国自东瀛空降钜桥,两日而成。

我师虽勇,然火力甚薄,故龙骑军虽败,亦能脱逸南走,仓惶间,北极熊团尽覆,夺旗。

又,我师冲锋之日,号角虽鸣,然不闻兵戈,校尉大怒,往阵前,但见壮士死冰雪之中,眉目皆怒,执戈欲起。

有壮士宋阿毛遗书曰:虽冰雪苦寒,然吾为壮士,死犹长立。

是役,我师驱花旗军南走,遂恢复北境。

又两年,宋将军过长津湖,问左右曰:“此长津湖乎?”

军中曰:“然”。

将军忽坠泪,久不已。

苍山无语,残阳如血,忽有故人心头过,思之,乃雪中壮士也。

史记 长津湖之战
庚寅岁,半岛战兴。冬,我师渡江,龙鹰交兵,鹰不利,稍却,整兵复北进,分东西翼,逼江界。有史弥思者,德州人也,花旗军骁将,领龙骑军,克吕宋,拔冲绳,力战有功。战兴,史弥思率龙骑军从之,行东路,沿长津湖。长津湖者,半岛大湖泽也,源草鞋岭,北注鸭江。军行山野,白雪茫茫,密林无人,唯闻风声。史弥思策马登高,忽问左右曰:“林中有人乎?”左右
http://yunxinfa.com/?c=index&a=show&id=2321
相关产品购买链接:

   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?

    00